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xiyuan

xiyuan的博客

十三年后

  新映3D版《爱丽丝漫游奇境记》(Alice in Wonderland)集合了不少熟悉可喜的元素,比如主要人物像红白皇后(Red Queen and White Queen)、柴郡猫(the Cheshire Cat)、制帽人(the Mad Hatter),抽水烟的毛虫(the hookah-smoking Caterpillar)等等均出自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原本及续集《镜中奇缘》(Through The Looking-Glass),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那只巨大的龙形怪兽,原是卡罗尔著名歪诗Jabberwocky里的同名主角,配图作者约翰.特尼尔(John Tenniel)给它赋予了血肉之躯,电影里羊皮卷轴纸上幼儿屠龙的瞬间基本上复制了特尼尔的造型,怪兽的面目,也没离开他给的模子。

  

  异旅伊始,白兔飞驰,女孩空坠,直捣地心,玻璃三角桌,金钥匙,九英寸高拱门,忽大忽小的身躯,饮水与蛋糕,魔幻花园,一连串紧凑切换的画面,大概是一切有幸读过此童话的人珍藏的记忆波。为营造梦境,影片给了纵深的幽蓝背景,跌宕的交响音效,也可谓用心颇深。比较遗憾的是,微款爱丽丝差点被巨款爱丽丝的眼泪淹死,反差这么强烈的经典段子没能出现,女孩子面无表情,急匆匆地就投入花园了。
  电影对原著改动,只要合理,其实我并不觉得不妥。好像《爱丽丝》的酷烈角色是红心皇后,领军扑克牌,《镜中》一方是脾气火爆的象棋红皇后,电影把她俩揉成一个角色,特地做大海莲娜.波翰.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本来就膨膨的头,夸张之余,倒是符合象棋体态;红白对垒时,俯瞰双边整齐划一的迈步,也仿若一张大棋盘。电影浓缩了原著的高潮,亦即门球游戏及判断馅饼失窃案,移用来刻画人物,红皇后挥持火烈鸟击中蜷缩的刺猬,和她轻巧地抹去青蛙侍卫嘴角的草莓酱,不怒自威当即拿下,不过一二镜头,很可突现这位暴君的个性。

  再如爱丽丝初长高时,她惊讶得有点语无伦次,连声说,“Curiouser and curiouser!” ,电影里的独白场次换到进入花园,把她压在视界边角,浩茂深远地拉一个远景,四围充斥着艳异招摇的花草,这一刻的拍案惊奇,实在比身高更合适。然而,爱丽丝功德圆满即将离别时,导演突然天外塞一句乌鸦与书桌的谜语“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desk?”,疯帽人强尼.德普(Johnny Depp)泫然欲泣回答“I haven’t the slightest idea”,这典故,虽然也很有名,卡罗尔后来公布的答语也充满了谐音异意的智趣,不过我还是以为,如同书里,摆在茶桌上打发时间比较好,兼做唤醒回忆与依依惜别之用,实在唐突得很。

  更唐突的是,电影布置的所有梦境人物都恰如其分,独独这位主角爱丽丝,变成一个成年后不堪现实,避忌寻梦的人。由此,原来比较松散、时现梦呓、移步换景都好似不需要什么特别理由的事件,这时候切入了些刚硬棱角。好比无论在《爱丽丝》还是《镜中》,爱丽丝就是很认真去做梦,她不会边做梦边意识自己在做梦,她只说,curiouser and curiouser,昨天之前还一切正常而今怎么变了样,她会问别人,你疯了吗?还是我疯了?而成人爱丽丝,则不断提醒自己,这是梦一场,马上会水过无痕。她处理实务,不愿直面,做梦,又不敢放手去梦,正因为这种成人理念腔,故事变得有点不伦不类,于是乎,读原著人们明知写梦,却是任性随意地好梦,人物丰俏,嘴皮子耍得不亦乐乎,即或梦醒,也有恬然余韵,天然童趣,而电影呢,哪怕交代此Wonderland(又或者所谓Underland)根本真实,观者却简直被爱丽丝的执着碎念搅得没脾气,梦过她偏偏又较真,所为何来呢?

  让十三年后的爱丽丝故地重游,故人尤在,而她面目心智全非。所有老朋友将信将疑拷问她,你就是那个爱丽丝吗(此话真像对角巷众巫师们说,你就是那个哈利.波特吗?)?随即开始一系列黑白明晰、目的明朗、正义感确凿的使命,这么善恶分明,羁累重重,连一点做梦的自由,梦里说俏皮话的自由都丧失殆尽,倒确属无尽负担的成人世界了。那么一场幻梦促使爱丽丝重拾质朴童真,把握果敢勇气,对所有人说不,无愧自己的真心,这层激昂效应倒似乎颇值商榷,因为毕竟,梦体早已上了色,比及不了六、七岁时那样莽莽的浑噩,那样打趣多于流血的争持,那样迷藏多于输赢的较量。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3月 10th, 2010 *╱⒈朶汐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