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xiyuan

xiyuan的博客

亦舒后来的生活

63岁的亦舒,晚年生活又当如何呢?

自从经人介绍认识原港大教授梁先生,后移民加拿大,又以高龄搏命生下女儿露易丝。当年的香港言情天后,已经是求仁得仁,终成眷属了。据说梁先生为人不拘小节,生活也极有品味,难得是为人还诙谐,两人老来作伴的生活不是不和美的。

《明报周刊》03年采访亦舒——
“她舒适地挨在靠椅上,遥望天际,神情不是不惬意的。阳台下是前院,院外参天松柏,参天松柏外还是参天松柏,再远是海和天。晴空微云,蔚蓝中一抹棉絮白。风过,远近叶子簌簌抖动,抖出无数闪闪斜阳。……洁净的指头下,套着相当大的一只结婚钻石指环。……梁家此时的座驾还是以M字和L字为首。”

采访时说,“有时看见香奈儿的套装,吃茶会友参加宴会都用得上,但又想到了某某女士,便不敢买来穿,生活还是要保持恒温,七十度就好。吃普通食物,穿普通衣服,从此到老。”

她已不再是那个花一个月的稿费,一掷千金买连卡佛的套装的的女子。

现在的亦舒——
“写完稿便做家庭主妇,买菜清洁煮饭督促女儿功课,其中最担心女儿不肯上学。”
“硬朗如亦舒,也自有人磨。就像所有家庭中备受宠爱的小人儿,功课全A的露易丝常把在外威风八面的亦舒指挥得团团转。气急了,奴隶也要反抗。亦舒在风雨飘摇间,可怜地亮出未必管用的定海神针:妈妈是著名作家来的!”

看完这段,哈哈大笑。

女友的男友是当年的著名男星,多年前是圈内风流倜傥的帅小生。现在,两个人吵架赌气,他情急之下也总爱说一句:好歹我也是个腕。

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当年的亦舒,少年时桀骜不驯,反叛心潮。青春时视爱情为信仰,遇到心怡男子,紧追不放,全然不顾身家背景。倪震写姑姑亦舒,说她“十多岁便出走结婚,生下小朋友;可惜,几年便离婚收场。”又说,“人怕出名猪怕肥,怕小表弟有天会上门要钱。”倪震或许是嫉恨当年姑姑藤条鞭打一顿,好不小气。但此事原本又是什么丑事不成,只不过她是倪亦舒,那个年代的八卦周刊,要八这事,还不八得血肉模糊,皮开肉绽。可笑是外人不敢碰的旧疮疤,确是自己人揭开,难怪亦舒大怒。

后来亦舒写《花解语》,花家姐妹原是母子,姐姐投身娱乐界卖身卖肉养活一家人,后来妹妹知道身世,嫁给残疾富豪为救姐姐,终得圆满的背后,何尝不是冀望世事弄人,弄拙成巧。

而外人所知的亦舒前夫,蔡姓画家,顶有艺术青年气质,酒鬼一个,不算落魄却绝不擅长赚钱。亦舒却是痴心一片。朋友形容说是“如乌蝇见蜜糖,甚至以自杀威胁。”

再和岳华恋爱,当年的邵氏小生,和郑佩佩分手后,和亦舒互相看对眼。女记者与男明星,没有铸成佳话。亦舒说,岳华绝对的好人一个,虽然太过苦口婆心有些妈妈腔,但“他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健康而快乐。不要说是电影界罕见的例子,也是这世界上罕见的例子。”

浏览数: 次 星期一, 11月 15th, 2010 未分类
下一篇:细小的温暖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