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xiyuan

xiyuan的博客

告诉我,其实你一直都没有变——纪念那段走失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冷硬、原来太过不可思议的经历真的可以让人放下温情、原来那些挫折带给了我们坚强和冷漠。
     花花C,高中时候的同桌,那时候,我、月亮、花花C三个人坐在一起,我在中间,那时候我们那么好,上课下课都形影不离,花花C和月亮初中都是十四中的,考上高中部,换句话,成绩特别好的学生(妈妈总说我遇到的都是成绩特别好的人,为嘛我成绩那么差?)这一篇,纪念我和花花C高中三年的友谊!
      花花C不是那种漂亮的女孩子,也不是那种耐看的女孩子,班里的同学都说她丑丑的,但是我很喜欢她,因为她很可爱,而且跟她相处的多了,我觉得她其实看起来蛮顺的,她头发是自来卷,总是扎起来,刘海是两道弯弯,我笑她像长了两个牛角,她说:好嘛!我就是属牛的,就是牛角嘛! 于是,开始叫她花花牛。
      她特别爱笑,用现在的话就是笑点低,不管我说什么,她都能笑的趴在桌子上,然后抬头说:晴晴,我好喜欢你啊! 我总是揪着她头发逗她,我们就这么无话不说,她说她初中跟一个小男生纯纯的感情,那不是爱情,是一种彼此关心的感觉,她说她很想他。花花C是个孤独的孩子,之前的十几年能让她纪念的东西太少,那个年代的孩子,还不太懂去关心别人,总是不经意的伤害那些脆弱的人的心,花花C是孤僻的,因为她不漂亮,就算学习很好也不够!
       花花C从不说家里的情况,相处的多了,我才隐约知道她家里也并不是那种很美满的家庭,于是,我和月亮会刻意不去提及,我们三个人真心的对待彼此,有说有笑,我会阻止别的同学对花花C的伤害,她习惯用沉默对抗,而我不会纵容这种现象,我太明白,有些人,你弱他就强,你只能选择让自己强起来,于是,花花C不再那么孤僻。
       我记得,花花C喜欢熊天平,她曾经义愤填膺的说:都是因为张信哲,不然我家熊天平也不会这样。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会去听张信哲的歌,我明白她只是同情弱者,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喜欢许茹芸,她喜欢温婉的东西,淡淡的味道,她不会像我一样去选择一些激烈的东西,她不喜欢体育,但是却喜欢站在场外看我跑接力,然后兴奋的大喊。
       她学习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很勤奋、很刻苦,她明白求学才是改变自己的唯一道理,因为她的家里帮不上她太多,我记得她哭过两次,因为委屈、因为倔强。
       她还是没能考上大学,她选择复读,我跟她去复读班里上过一天的课,那种压抑的情绪,我至今记忆犹新,她坐在最后一排,她还是穿着那仅有的几件衣服,从没穿过明亮的衣服,她告诉我,她一定要考上大学,那种坚定的眼神,让我久久不能释怀,那个班我只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想去,那种感觉,就像一群孩子想要抓住那一根稻草,单薄的、无力的。花花C不是那种很会与人相处的,换了一个新环境,我很为她担心,但是我的花花C是所向无敌的,她最终胜利了,她现在正在成都上研究生,在我刚刚离开的成都。
       那时候的她,单纯的傻笑;拉着我的手去看花坛新开的小花;为我奋力的欢呼;收藏我收到的却丢掉的情书,当我又好气又好笑的问她,这情书你要它干嘛啦?她嘟嘴说:帅哥给写的,当然要留着啊!她细心的抄写每一段她喜欢的歌词,然后慢慢的念给我听,她轻轻的哼着这些能抚慰心灵的曲子,我在心里想,老天还是公平的,花花C的嗓子真好,唱的真好啊! 那时候我们总是打打闹闹,我比她瘦很多,她却总不是我对手,每次都是拱到我怀里,说:打不过了,打不过了! 花花C喜欢足球,喜欢劳尔,跟我讲劳尔有多可爱,她愿意把一切她觉得美好的事物都讲给我听,分享她的喜怒哀乐。
       随着回忆,花花C在我脑子里逐渐立体起来,时间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
      大学之后,大家逐渐断了联系,花花C又恢复了她的孤僻,因为求学的道路不平坦吧?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时常想起她,终于,在今年彼此又联系上了,我兴奋的马上加上她的联系方式跟她聊天,我问她好不好,她把近况都跟我讲了,聊了很多,可是,我明显的感觉到了那份疏离,我讨厌自己的敏感,总是能如此敏锐的扑捉到那一丝一毫状况外的心不在焉,我知道,她已经不再是之前的花花C了,大家都变了!
        从别的途径我知道,这些年她经历了很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或许高中时候她就已经体会到一些,只是我们都傻乎乎的不去在乎那么多,终于,她在变的越来越坚强之后,那份单纯的美好不复存在,她说话开始变得公式化,开始不着痕迹的刻意划清距离,开始不轻易表露自己的喜悲……
       原来,时间真的会带走一切本来的模样,再单纯的孩子也会被社会伤的抛弃最后一块纯净的皮肤,我该怎么跟她说: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你跟我们的差距有多大,我真的不在乎现在的你是怎样一个你,真的不在乎你到底都经历过什么,在我心里,你还是你,还是那个简单爱笑的花花C,从未变过……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7月 24th, 2009 *╱⒈朶汐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