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xiyuan

xiyuan的博客

归档 - 07月, 2009

专访艾瑞咨询集团COO阮京文

艾瑞咨询阮京文:之前的员工流动不是管理层

         艾瑞发展有8个年头了,尽管还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但是在业界的声望却是举足轻重的,我问到:艾瑞很喜欢跟一些公司合作一些活动,有很多活动都搞的很大,这可能是跟艾瑞前公关部经理有关吧,艾瑞的一个同行打趣到。

        说到利益取舍,阮总说,当客户和用户的利益发生冲撞的时候,我们尽量做到两者并重,不会顾此失彼,但是对这一答复,我深表疑虑,因为,两者达到平衡不仅仅是口头上说照顾到就可以照顾到的,这跟易观CEO于扬的说法不一样,于总当时斩钉截铁的告诉我,如果两者利益冲撞,我们肯定先选择用户利益,这无可辩驳!

          之前外界传言艾瑞集团人员流动严重,我专门就这一问题问了阮总,阮总说:其实人员流动,每个公司都是存在的,说到我们公司大规模的人员流动呢!是有这种情况,但是流动的人员基本上没有高层,所以不存在对艾瑞的伤害,对于阮总这一说法,我们当然希望这对艾瑞只是一个小插曲,不会影响到艾瑞公司的发展计划,但是对于第三方咨询公司而言,专业人员的稳定不是很重要的吗?这样流动无疑还是会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很想知道艾瑞公司是怎么处理的?

           又说到艾瑞公司将来的发展,阮总谈了很多(详见视频)

星期三, 07月 29th, 2009 。.·朶忈゜ 没有评论

告诉我,其实你一直都没有变——纪念那段走失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冷硬、原来太过不可思议的经历真的可以让人放下温情、原来那些挫折带给了我们坚强和冷漠。
     花花C,高中时候的同桌,那时候,我、月亮、花花C三个人坐在一起,我在中间,那时候我们那么好,上课下课都形影不离,花花C和月亮初中都是十四中的,考上高中部,换句话,成绩特别好的学生(妈妈总说我遇到的都是成绩特别好的人,为嘛我成绩那么差?)这一篇,纪念我和花花C高中三年的友谊!
      花花C不是那种漂亮的女孩子,也不是那种耐看的女孩子,班里的同学都说她丑丑的,但是我很喜欢她,因为她很可爱,而且跟她相处的多了,我觉得她其实看起来蛮顺的,她头发是自来卷,总是扎起来,刘海是两道弯弯,我笑她像长了两个牛角,她说:好嘛!我就是属牛的,就是牛角嘛! 于是,开始叫她花花牛。
      她特别爱笑,用现在的话就是笑点低,不管我说什么,她都能笑的趴在桌子上,然后抬头说:晴晴,我好喜欢你啊! 我总是揪着她头发逗她,我们就这么无话不说,她说她初中跟一个小男生纯纯的感情,那不是爱情,是一种彼此关心的感觉,她说她很想他。花花C是个孤独的孩子,之前的十几年能让她纪念的东西太少,那个年代的孩子,还不太懂去关心别人,总是不经意的伤害那些脆弱的人的心,花花C是孤僻的,因为她不漂亮,就算学习很好也不够!
       花花C从不说家里的情况,相处的多了,我才隐约知道她家里也并不是那种很美满的家庭,于是,我和月亮会刻意不去提及,我们三个人真心的对待彼此,有说有笑,我会阻止别的同学对花花C的伤害,她习惯用沉默对抗,而我不会纵容这种现象,我太明白,有些人,你弱他就强,你只能选择让自己强起来,于是,花花C不再那么孤僻。
       我记得,花花C喜欢熊天平,她曾经义愤填膺的说:都是因为张信哲,不然我家熊天平也不会这样。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会去听张信哲的歌,我明白她只是同情弱者,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喜欢许茹芸,她喜欢温婉的东西,淡淡的味道,她不会像我一样去选择一些激烈的东西,她不喜欢体育,但是却喜欢站在场外看我跑接力,然后兴奋的大喊。
       她学习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很勤奋、很刻苦,她明白求学才是改变自己的唯一道理,因为她的家里帮不上她太多,我记得她哭过两次,因为委屈、因为倔强。
       她还是没能考上大学,她选择复读,我跟她去复读班里上过一天的课,那种压抑的情绪,我至今记忆犹新,她坐在最后一排,她还是穿着那仅有的几件衣服,从没穿过明亮的衣服,她告诉我,她一定要考上大学,那种坚定的眼神,让我久久不能释怀,那个班我只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想去,那种感觉,就像一群孩子想要抓住那一根稻草,单薄的、无力的。花花C不是那种很会与人相处的,换了一个新环境,我很为她担心,但是我的花花C是所向无敌的,她最终胜利了,她现在正在成都上研究生,在我刚刚离开的成都。
       那时候的她,单纯的傻笑;拉着我的手去看花坛新开的小花;为我奋力的欢呼;收藏我收到的却丢掉的情书,当我又好气又好笑的问她,这情书你要它干嘛啦?她嘟嘴说:帅哥给写的,当然要留着啊!她细心的抄写每一段她喜欢的歌词,然后慢慢的念给我听,她轻轻的哼着这些能抚慰心灵的曲子,我在心里想,老天还是公平的,花花C的嗓子真好,唱的真好啊! 那时候我们总是打打闹闹,我比她瘦很多,她却总不是我对手,每次都是拱到我怀里,说:打不过了,打不过了! 花花C喜欢足球,喜欢劳尔,跟我讲劳尔有多可爱,她愿意把一切她觉得美好的事物都讲给我听,分享她的喜怒哀乐。
       随着回忆,花花C在我脑子里逐渐立体起来,时间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
      大学之后,大家逐渐断了联系,花花C又恢复了她的孤僻,因为求学的道路不平坦吧?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时常想起她,终于,在今年彼此又联系上了,我兴奋的马上加上她的联系方式跟她聊天,我问她好不好,她把近况都跟我讲了,聊了很多,可是,我明显的感觉到了那份疏离,我讨厌自己的敏感,总是能如此敏锐的扑捉到那一丝一毫状况外的心不在焉,我知道,她已经不再是之前的花花C了,大家都变了!
        从别的途径我知道,这些年她经历了很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或许高中时候她就已经体会到一些,只是我们都傻乎乎的不去在乎那么多,终于,她在变的越来越坚强之后,那份单纯的美好不复存在,她说话开始变得公式化,开始不着痕迹的刻意划清距离,开始不轻易表露自己的喜悲……
       原来,时间真的会带走一切本来的模样,再单纯的孩子也会被社会伤的抛弃最后一块纯净的皮肤,我该怎么跟她说: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你跟我们的差距有多大,我真的不在乎现在的你是怎样一个你,真的不在乎你到底都经历过什么,在我心里,你还是你,还是那个简单爱笑的花花C,从未变过……

星期五, 07月 24th, 2009 *╱⒈朶汐 没有评论

易观CEO于扬:业内著名公司最高层都曾向我施压

      易观国际于扬:著名互联网公司都向我们施过压

          于总个子很高,站着跟他说话,有点儿压力。

         于总坦言,现在能称作是易观国际竞争对手的公司还真是不多,口气有点儿狂,却看得出满满的自信,于总之前还创立过一家公司叫博能,后来卖掉,于总骄傲的说,现在这些公关公司里面大多数公司都是和博能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的,创始人都是以前博能的员工。

        作为第三方咨询研究机构,原则的客观性是神圣不容侵犯的,决不能黑白混淆颠倒是非,在客户和用户的利益面前,应该如何抉择呢?于总讲了三点公司员工必须遵守的天条(详见视频),于总坦言,现在所有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都曾直接向他施压有关公司一些数据、分析的事,他笑着说:我想我手下的同事应该比我更难抉择吧!

         说到易观国际将来的发展,于总说,如果我们恪守这三条戒律,易观还是遇到阻碍的话,我想这是中国的悲哀,乍一听到这话,当时有点儿震惊,可是,听完他的分析之后,这确实是值得深深探讨的话题,不管怎么说,都希望易观国际将来的发展能越来越好!

星期三, 07月 15th, 2009 。.·朶忈゜ 3条评论

从王兴创业说开去——有多少命就做多少事?

李 晴     说:
你觉不觉得王兴这个人运气不咋滴
xx 说:
我一直这么觉得
xx 说:
他对产品的目光很敏锐,但属于不会大成功的那类人
xx 说:
总是有事情让他无法掘到更多
xx 说:
眼看饭否发展不错,又被人干掉了
xx 说:
他是属于知名的失败者那一类人

李 晴     说:
他总是欠那么一点火候
xx 说:
运气不好,总被人给断了
李 晴     说:
他应该去转转运
xx 说:
哈哈,同意!

       这是跟业内一个朋友在msn上聊的一小段内容,其中不乏对王兴的深深遗憾,从海内到饭否,其实创意都不错,点子也独到,就是欠一点东西,姑且就称作是运气吧!

       以前参加活动见到王兴本人一次,对他的感觉就是不喜欢交际热闹的那类人,说话语速很快,专注自己思考然后表达,而且从外表看,也许是穿着,没有派头。

        想请王兴或是饭否参与一起创业的人来做一期节目,就跟业内的朋友聊起来,

        别人说:他们现在都自顾不暇了,怎么可能去做节目啊?

        “通过我们这个平台给所有关心饭否的人一个说法啊,不管将来是开是关”

         “铁定是关了,甭指望再开了”

          “你那么确定?”

           国外有消息传过来,有指示让他们做点别的,饭否肯定是黄了,海内也卖了

           “真该来做一期节目,太多谜团了”

            人家哪有那个心情啊……

            其实海内给卖掉,有爆料称是因为王兴的资金不行了,服务器无法承受,至于饭否,疑是竞争对手搞的,想想,饭否倒掉,谁会是那个受益的?

            从王兴身上,感觉到的是一种让人有点儿悲凉的气氛,天时地利人和,他差哪条?是什么让他总是最后掉链子?很想有机会亲自专访一下他,也许他真的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只是回顾以前,真的不知道从哪讲起。

          曾经听老一辈的人常讲起,有多少命就做多少事,是这样吗?

星期三, 07月 15th, 2009 。.·朶忈゜ 1条评论

这个城市的温度

 一场雨,让这座灼热的城市获得片刻的凉爽,没有恒温的城市,让我们琢磨不透。
      看书的时候,是心情最平静的时候,我尝试从书中找寻适合自己的温度。
   《中国当代微型小说排行榜》这是在国图借阅的第一本书,期冀在一本书中尽可能多的读到喜欢的作家的作品;《沈从文与丁玲》两位都是我很喜欢的作家,原来他们还有如此让人匪夷所思的过往,缠绕至今,生命的终结都未将此事画上休止符;《中国当代散文排行榜》清新的文风,没有小颓和小资,平实的语言抚平骄躁;《中国当代微型小说排行榜》辛辣讽刺的语言,点到为止,更多的是靠读者自己的悟性去揣摩,对那个时代了解的太少的话,是不会真正明白作者的意图的;《记忆上海》这本书,在我看到扉页的那一刻,就决定借阅,不再满足只听姥姥讲述的那些历史,我想自己去了解;《蒋经国情爱档案》这本书的名字起的有点儿哗众取宠了,所谓情爱,只有情却无爱,只是蒋经国执政期间,家族和政局的历史而已,所谓他的那些绯闻轶事反而在书中占据的比重不多,看完这本书,竟然很想知道他的星座;《民俗上海》这本书只是作家所著全部上海民俗的一小部分而已,也是我重新审视上海的开始;《爱别人就是爱自己》这本书不能算作一本是,只是青年文摘一些故事的合订本,有点儿类似《心灵鸡汤》,一个个很真实的故事,教会我们爱身边的人,其实,我们都明白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可我们却不懂怎么做,这本书做出了很好的榜样;《乱世的标本》这本书,是这么多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物都是记录历史的一个标本,阉人(竖貂)、刺客(高渐离)、丞相(李斯)、使节(苏武)、僭主(王莽)、农民领袖(黄巢)、****之君(李煜)、朋党(胡旦)、文人(李清照)、忠臣(岳飞与袁崇焕)、叛臣(李全)和妓女(秦淮二艳),从他们身上抽取出13种不同的“乱世人格症”,可能我们都不是太熟悉,但是他们却是很长一段历史的标志性人物,认识他们对了解那个时期的民风国貌很有帮助,可以很立体的纵观整个历史衍变,开启了前所未有的对历史审视的新视角;《冯骥才散文》这本书,源于我对作者那个时期所有作家的欣赏;《金色豪门》这本书记录了新中国建立到现在中国所有白手起家发迹的富豪的奋斗史,看了这本书,对宋氏这一中国第一家族的历史,有了更深的认识,尽管宋氏三姐妹已经深入人心,但是他们的父亲宋耀如才是那个最伟大的人,宋父才是那个指引六个孩子投身革命的那个幕后指引,相较于他们的父亲,宋氏三姐妹光芒便不再那么耀眼……

 
      这些只是所看书的一部分,一个时期做一个小结,我看书的风格不拘一格,看的书很多也很杂,除了言情和武侠,其他的风格样式都不排斥,鉴于现在看书的时间实在是太有限,还是每天挤出一点儿时间接受心灵的涤荡,怎样的温度才是不高不低刚刚好?
       很多朋友都在跟我抱怨,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知己,致使自己倾诉无门,慢慢的竟然嘴巴变钝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将自己的习惯讲给他们听,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没有谁必须成为谁的倾吐的对象,大家都活的很辛苦,鉴于大家涉猎范围的不同,你说的话题,如果是对方不感兴趣的,对方没必要迁就你,能解救自己的人只有你,于是,有人郁闷的孤独着,有的人苦闷的等待着……我不想说我的这种书品是最好的方法,但却是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我可以在白天很自如的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之间,但是,一定要有时间是属于自己的,是交给真实的,只有平衡的才是美的,就像人体,体内的物质达到平衡,才是完美的,人是需要两面性的,完全好动活泼和完全内向含羞的都是不平衡的,单调的人生导致的结果就是一瞬间把握不好自己的重创,我们看到很多悲惨的事件,都是一个平时不为人注意的,可以被大家忽略的,被一致忽略的,大家觉得他腼腆、内向、不善言辞,可是,却是做出让大家最震惊的事的那个人,情绪是需要抒发和释放,没有一个正确的渠道,积聚太多终于爆发,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触碰的结果是?———————————————————————————
        这个城市的温度总是变化,尽管我们已经为了适应这种天气而养成看天气预报的习惯,但是预报的速度却总是追不上暴风雨来的速度,于是,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的改变自己,以期适应,不管你承认与否,我们都是在牺牲自己的身体慢慢尝试接近这个城市的温度,我们的伞挡不住太过激烈的风雨、我们的帽子遮不住太过炽烈的阳光、我们高倍数的防晒霜修复不了被晒伤的皮肤;我们再厚的棉衣也无法让身体始终保持温暖,我们尝试拥抱奢望依靠两个人的温度来抵御这让人伤感的四季变化,但是,纵然两个人毫无罅隙的拥抱也无法消融彼此睫毛上的那一层白霜……
       失望的情绪蔓延,我们无可遁形
       好吧,让我们轻松一点儿,我们都有强大的小宇宙,但是我们却总是忽略它,我们迫不及待的找寻另一种安全可靠的方式,于是,我们的小宇宙被长时间的搁置,当我们喊出那撕心裂肺的那一声的时候,就是爆发的时候,那时我们的眼中再也看不到别人,再也看不到任何可以依靠的人,我们看到的只有自己,Nobady

星期一, 07月 6th, 2009 。.·朶忈゜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