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xiyuan

xiyuan的博客

归档 - 12月, 2010

谁在前世约了你

《非诚勿扰2》的奇怪之处在于,这虽然是一部关于爱情的喜剧,但最终我们看到的是爱情在里面跑了个龙套,而且还是为死亡跑了个龙套。其实这也没什么错,爱情与死亡在艺术中的关系就如同涮羊肉和芝麻酱一样,同时出现时是为了给彼此添味儿的,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等。而《非2》中的爱情与死亡就如同一个包子中分别包了两种馅,只是各自占据了时间轴上的物理存在,虽然有交叉的人物,但其间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化学反应。也就是说,这是硬捏合到一起的两个本质上毫不相关的故事,而且在内容和主题上对彼此都没有影响。

影片中承担爱情内容的人物是葛优扮演的秦奋和舒淇扮演的梁笑笑,这是延续自上一部的人物(此外还有冯远征附体的廖凡)。这里的爱情戏有两个很致命的问题,首先是没有成型的故事,全是各种情境的堆砌,人物性格和关系没有任何的发展,开始什么样结束还是什么样,这就导致了叙事动机不明确,观众期待落空,甚至可以说是无从期待,因为根本看不到两个人关系的走向,影片所给出的两个人不适合在一起的理由甚至还多于他们在一起的理由,这就让我产生一个疑问,这段爱情的陈述有什么意义吗?其次一个问题是其中试婚的情节设计实在是太过无聊,试婚从七年之痒开始试我勉强可以接受,但在双方都知情的情况下弱势的一方用装残废来考验对方的耐心实在是荒唐了,这种自我催眠式的抖机灵已经完全无视观众智商了。

面对这样的情节,葛优和舒淇这两大主演的状态十分例行公事,表演毫无激情,真正挽救了《非2》的是孙红雷,他所扮演的李香山是这部电影中唯一有意义的角色,我也相信这种谢幕式的人生感悟是王朔作为编剧真正要呈现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整部电影就是为了那一场追悼会而拍的,虽然这种成功者的沧桑告白不免矫情,这场戏的长度和调度也十分非电影化,但总算是有点东西能让这两小时不算完全虚度了。其实以上一部《非诚勿扰》的素质,本不该对这部续集有什么高于正常水准的要求,王朔的表现是本片唯一让我期待的。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冯小刚与王朔在《非2》中并没有做到合体,看来还是分开的时间太长了,已经毫无默契可言了。

但是,我毫不怀疑《非2》的票房将继续在岁末掀起票房狂潮,敢于拍这么一部反电影的电影来考验观众的承受底线,也只有冯小刚敢这么干,而且他一定知道自己会成功。看片时我旁边的一个女观众,看到银幕上葛优晃晃脚丫子都乐不可支,冯小刚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群被审美惰性和接受惯性所占领和驱使的观众,满足这些人的需求的难度如此之低,以至于他可以毫无压力地炮制一部各方面都毫无追求可言的被称为电影的视听产品,无论是《唐山大地震》的催泪还是《非2》的搞笑,冯小刚使用的都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视听语言和情节逻辑,特别是到了《非2》,我看到的冯小刚已经全然没有了自己作为一个导演的信用额度被透支的担忧,只要在电影上贴上自己的标签,只要让葛优如约出现的银幕上,就不怕没有数以百万计的观众来为他买单。

星期三, 12月 29th, 2010 *╱⒈朶汐 没有评论

姜文的艺术情节

三年以后,我们又等来了姜文。

上部《太阳照常升起》够出彩,但只有两种受众,要么绝对天真,要么绝对深刻。这回姜文修炼的更加聪明,他让各种水平的观众都能看到足够好的东西。

这一次姜文把自己的野心藏在了表面的喜剧包袱之下。《让子弹飞》是一部商业片,却比国内绝大多数艺术片更艺术。钱挣了,还站着。而且藏得深了,反而站得更直。

关于表演

这次主要角色中有6个人出彩,葛优,廖凡,姜武,刘嘉玲,周韵,还有不知道演员名字的老五。

葛优至关重要,如果最终的票房能如我所料拿到4亿甚至更多的票房,起码有一半得归功于葛优。葛优一脸严肃地到位地完成了大部分的搞笑任务。而且没有葛优,周润发和姜文斗争的戏出不来。这次的念白和脸部表情造型实在是太绝了,很多腔调的拿捏令人拍案。

发哥现在一般都说是票房毒药,不过这个角色可能也非他莫属。发哥表演基本到位,就是念白还是太差,没听出来是本人的还是别人配的。

姜文基本就跟他演的大部分影片一样,在本色基础上略有针对性的倾向。

陈坤此次用力够大,略有点不自然。

姜武的演技我以为还在姜文之上,戏路很宽。武举人虽然只是个配角,但是角色对于前面提到的政治隐喻却至关重要。

刘嘉玲戏份很少,但是角色需要的勾画全出来了。

廖凡这次承担了表现雄性气质的重任,到位了,有些句子的语气很不惹眼的用了点北京腔调,效果很好。

周韵比太阳照常升起里水准更高,没那么出格,但是平凡处更见功力,特别是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夫妻说戏尤其到位。

不知名的老五把那股憨劲儿刻画的入木三分。期待以后再在大银幕上看到他。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中有很多群众演员的表演也很出彩,比如那个最后管张麻子拿椅子的富人胖子。两次看时我都特别观察了群众起义时中间各个人的表情,基本都到位了,前边的几个特别出色。群众表演没有看出假来,这很不容易。

星期一, 12月 27th, 2010 *╱⒈朶汐 没有评论

激动网首轮融资2亿元人民币:资金已全部到账

激动网宣布完成首轮融资。据了解,此次投资由江苏广播电视集团领投,华商盈通、复行信息等跟投,投资总额为2亿元人民币。激动网创始人兼CEO吕文生表示,该笔融资将主要用于强化付费视频和手机视频业务,进一步提升门户网站的品牌和流量。

吕文生强调,目前该笔资金已经完全到账,激动网有了更加充沛的现金流。“江苏广电集团有着广泛的优势资源,除资金投入外,未来还将在内容、品牌和客户等方面获得投资方的支持。”作为国内领先的媒体类视频网站,激动网一直坚持自有资金投资,始终坚持全正版运营,在国内民营视频网站中首家获得视频牌照、新闻牌照,最早涉足用户付费视频业务及3G视频业务。

据激动网给出的公开资料显示,激动网目前手机视频流量位列第一,激动网旗下付费业务品牌“激动派”累计注册用户已经超过200万,激动网拥有包括上万部影视剧在内的16万多个小时的版权库和每天高达1200万的访问用户。

此前5月激动网获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同时宣布将投入5000万用于视频新闻资源的拓展,后期又追加3000万,不过并未公布这些资金的具体用途。

星期六, 12月 25th, 2010 *╱⒈朶汐 没有评论

雨林木风180万从易名中国购得116.com

12月23日消息,易名中国负责人孔德菁向TechWeb证实,雨林木风已从易名中国处花费26万美金购得116.com域名,合人民币近180万元,目前域名已经转入易名中国平台下,注册信息变更为雨林木风创始人赖霖枫持有。

经雨林木风相关负责人透露,116.com确已从易名中国处购得,谈判时间接近一个月,从30多万美金的报价,到20多万最终成交。

据了解,雨林木风此前曾与易名中国域名服务商有过多次合作,曾委托易名中国购得xp.com等重量级域名,今年4月份也曾通过易名平台拍卖域名等。目前赖霖枫拥有不少短域名、三字母、数字等精品域名。

根据交易截图显示,116.com域名最终成交价格是26万美金,目前,域名已经转入易名中国平台下,注册信息变更为雨林木风创始人赖霖枫持有。

除了xp.com、qq.net等精品域名之外,赖霖枫最钟爱数字域名,其拥有915.com、115.com、769.com等精品数字域名,此次重金收购116.com域名,与此前主打的115.com域名正好配套,115.com是目前国内知名的聚合搜索,域名当时的收购价已达百万

星期四, 12月 23rd, 2010 。.·朶忈゜ 没有评论

悠视网李竹:明年实现盈利 选择海外上市

面对视频网站上市潮的到来,与诸如六间房等视频网站纷纷转型相比,悠视网CEO李竹在接受TechWeb专访时表示,悠视网的用户仍然定位以25-35岁的白领为主,网站明年将会实现盈利。

悠视网明年实现盈利 选择海外上市

李竹表示,悠视网定位的人群相对高端,以主流内容为主,所以内容方面今后仍不支持用户上传。谈及盈利情况,他表示,盈利模式仍以广告为主,游戏联合运营的增值服务为辅,李竹透露,增值收费方面主要是手机视频的付费,已经尝试了半年,总的规模不大,但是增长很快。

“因为今年版权的支出费用较高,所以还未实现盈利,我们现在在尝试产品和内容的差异化运营,明年可以达到盈利指标,盈利一两年之后,我们会选择海外上市”。

“公司已经融了两轮资,现金流运转良好,目前还没有下一轮融资的消息,不过,现在有一些投资商主动找到我们跟我们接触,资金方面不成问题”。

谈及前段时间从悠视网剥离出来的酷米网,李竹表示,悠视网作为酷米网最大的股东,希望酷米网将来可以实现国内上市。

优酷达到二三十亿的市值没问题 更愿意与版权方合作

谈及优酷上市,股价跌落的情况,李竹坦言,就算优酷再跌20美金,也可以达到二三十亿的市值,这对优酷不会有太大影响。

“我们现在的直播赛事回放功能,是独家技术,悠视网会越来越像电视台,相比PPTV、PPS,我们的技术、流量和内容都是最好的。”

问及版权方面是否有压力时,李竹称,现在每个季度都会花巨资来购买版权,一旦发现热门影视剧存在版权问题,都会及时处理,今年已经花了几千万进行版权的购买,上个季度就花掉八九百万版权费,“相对于版权分销商来说,我们更愿意与版权方合作,但是鉴于一些客观条件的限制,有时候也会与分销商合作购买版权”。

星期三, 12月 22nd, 2010 。.·朶忈゜ 没有评论

奇艺龚宇:用预算的15%采购纪录片版权

12月21日下午消息,在奇艺举办“改变视界”2011纪录片发展论坛上,奇艺CEO龚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新成立的纪录片频道仍然会依靠广告模式盈利,不会向用户收费。

龚宇表示,奇艺新上线的6000余部纪录片,大部分都可以在网上找到盗版片源,这是网络视频行业的悲哀,但是他预计,盗版网站不会存在太久。

龚宇透露,在奇艺上,观看纪录片的用户每人每天观看的时长是52分钟,未来将会拿出预算的15%用来作为购入纪录片的版权。

据奇艺方面介绍,此前传统纪录片的发行渠道有国内电视台和电影院,而现在随着像奇艺这样的新媒体的加入,纪录片市场会呈现多元化传播的态势。

星期二, 12月 21st, 2010 。.·朶忈゜ 没有评论

赶集网称未购买263域名 其用户导入基本完成

12月20日下午消息,赶集网副总裁吕英建向TechWeb证实了与263在线 263.com)的并购协议将于2011年1月14日到期,过后263.com域名将转做他用。

吕英建表示,此次与263在线签署的并购协议,并不包括购买其域名这一内容,“因为赶集网在分类信息领域做的比263在线相对专业,所以当时签署这一协议的目的,就是将其用户信息导入赶集网,现在用户信息的导入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

问及赶集网下一步是否还会进行此类并购,吕英建称,暂时不做考虑,半年之后再做此类打算。

TechWeb通过访问263.com发现,该网站已在其首页显著位置通知用户:请尽快撤离,263分类信息平台将于近期停止运营,而点击该页面将直接跳转至赶集网。

2010年1月8日,赶集网正式宣布,公司已与首都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将收购后者拥有的263在线网站业务 263.com,简称263在线),原263在线的网络内容及用户等相关业务将移交赶集网经营管理。不过双方至今并未透露此次交易的细节。

星期一, 12月 20th, 2010 。.·朶忈゜ 没有评论

读书的味道

先说说电影吧,其实我不觉得电影好,主要是不淡定,要知道一个整天生活在云端的人,总有一份云一样淡定,日晒般的温和,当然,少不了麻木感——那份失重的麻木感。但电影一开始就抓住主人翁的特殊生活经验说事,似乎在炫耀这个题材本身,老板表示,电影不淡定。

而书却不同。美国畅销书其实挺不错的,比之中国畅销书,更少让我上当。我觉得美国畅销书再烂也有底线,没那么烂。我也得承认《暮光》比电影的好多了。起码是翻译过来的,如果太烂会丢了啊美利坚的脸。而这本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在电影上映了一年多之后才出版,多少让人有点失去胃口。这只是我一开始的想法,所以抱着这个想法我本来想忽略它。但还是拿起来看了两页,结果就读进去了。

小说里的主人翁比电影里的更立体。用E,M福斯特的话说,这个人物是圆的,而电影里那个,几乎是扁的。而在各趟旅程之间,行文自然而圆润,人物的各种心理变化,全都依托在他节奏超快的生活中。这样一个类似村上小说主人翁的角色,除了是现代都市的缩影,还是人生感慨的豁口。小说成功的凸显了一个这样带有戏剧色彩的人物,身上的那股失重的感觉,身心上的麻木。

——————————————————————————

我认为,书的力量就在这里,它甚至能让我去看一本已经改编成电影并且被人看破剧情的小说。而且我还津津乐道。文字总归是文字,如果一部小说想要捕获人心,在被改编这件事上,必须有一定的自主权。如果没有,人家导演跟你喝两杯酒,就拿去改了,然后你的小说就彻底没意义了————那你还写个屁啊!这不仅是你的耻辱,还是小说的杯具。

小说家确实有自己的尊严,小说也是应该如此,不然我真的没理由读你啊。你看你一本书还要28块,我去下载一部电影,在网吧看完它,途中买一罐饮料,一包零食。也许还不到十块钱。

现代小说就应该如此,不要老是拿巴尔扎克等人的文学出来说事——当时不是没电影嘛~~!!众所周知,一些小说是没办法改编的,《百年孤独》的改编版让人感到小说的强大。《玫瑰的名字》始终是艾柯独一无二的玩笑,电影版差强人意。

用当代作家中最具独特语言的王****的话结尾吧:我也曾爱好过古典文学,可是在影视发达的现代,如果没有现代小说,托尔斯泰很难让我保持阅读的习惯。

星期六, 12月 11th, 2010 *╱⒈朶汐 没有评论

2010年尾:你是否也觉得自己变渺小了

我妈有个习惯,爱论虚岁。比如今年初,去见她的牌友,问我几岁,我刚想说26,她就蹦了句“28岁”。所以,每次过新年,我都有些阴影。明天开始,2011年到了,我自己说自己27岁半,但她就会到处传扬“我儿子29岁了。”

上月和一个来上海听王菲演唱会的朋友说起此事,我说,这习惯只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有个“提前预警”,建议她也试一试。

我据此得出的经验是,我们通常的自虐和自我拷问,其实是在为了让自己能够习惯更艰难的东西。强迫症有时就来源于此。你会自觉强迫自己做更多的准备,来让自己变强大一点。

上周苏美引了句凡高的话,大体是说30岁以前该自强不息。当时我问,“为什么是30岁?”

以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日子,即给自己设定一个年限,“多少多少岁前,怎么样怎么样”。我有好几个朋友把年限定到30岁。一过那个年纪,娶的娶嫁的嫁,开始做正经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金盆洗手相夫教子。而我的拖延症,是倾向于一点点把年限推晚的。这个过程,我和其他朋友说过。比如,有编辑姐姐前段问我,“你以前说的想写的那个东西呢”,我就答,“近来又想想,觉得没什么意思,再多看看多想想吧。”但是这样看看想想其实是无止境的。看的东西越杂,越觉得自己啥都不是。对周围越好奇,就越想再推延迟一点,多看看周围的一切。

今年学会的东西,大概是:没有固定的年限,没有那样一个“按一下一切都会变化的开关”,一切都是渐进自然的。以前会急功近利,比如开始练拳击,就想一下子熟习步伐、节奏,每个动作都到位;开始跑步,就想明天就能一口气跑一小时都不喘。看一本书,总琢磨能够学到什么立刻就能用的。现在稍微好一点了。觉今是而昨非是好的,但今之视昨又如昨之视昔,什么都是一路顺延下来的。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点当然是废话);但每个人所走的路差不多都是他每一刻生活推出来的必然。

昨晚和人开玩笑谈容貌,说,非把一个姑娘定成“大眼睛、肉嘴唇、细腰长腿”之类的元素堆砌,只有动漫或者游戏自设人物才有效。每个姑娘的好看都是一整个浑融的,她所有元素(甚至包括一些小缺点)的集合。稍微假想下,周迅长了个D杯,感觉如何?这大概可以算个例子。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由过去的一切集合而成的。刻意转折什么的,意义不太大。了解了这点后,急躁脾气就稍微缓一点,强迫症也没那么强烈了。

这几年另外学会的一点是,大概四五年前,我也是个巧舌如簧安慰起人来道理重叠的,但道理总不能放到自己身上,知其然而不能行,其实挺糟糕的。说到底,心里总有一些戾气,现在多少好一点了。

星期五, 12月 10th, 2010 *╱⒈朶汐 没有评论

城门开,人已远

21日下午,王府井书店店员告知,《城门开》售罄。我步行至涵芬楼,无货。再走到三联,终于买到。三联出的,三联书店要没有就邪了。当场翻了翻。回来继续走王府井大街,想,要是北岛身置其间该做何感想?

北岛离开北京时,东方广场还没影呢,王府井步行街也没这么豪奢。从离开的那时,北京便不再是诗人的了。诗人在上世纪一个特别的年代出走(他在诗歌《创造》中自言是“一个被国家辞退的人”),尽管他具备一个诗人的敏感,但也未料到再见的北京对他而言“完全是个陌生的城市”,他说“我在自己的故乡成了异乡人。”而他的同乡的想法早已翻天覆地。

北岛试图“用文字重建北京”,他否认了《城门开》的自传性质。那些午夜梦回的片段、异国羁旅的思绪、隔海相望的怅惘,以文字的形式重新建立。它不仅是北岛个人的北京,也是那一代共和国同龄人的北京。

然而同时代不同的人对北京有不同的印象。提倡“北京学”的陈平原在《北京记忆与记忆北京》中列出了萧乾与冰心对北京追忆的迥异。陈教授说,“胡同与大院,紫禁城与宣南,东城与西山,王公贵族与平民百姓,并不享有共同的记忆。”北岛也借着《四中》一文说,“四中既是贵族学校,又是平民学校。”这也是北岛划分北京属性的大致界限。北岛站在界限边缘,时而越界。北岛出生在非“贵族”但又和“贵族”挨得很近的平民家庭,父亲是民主人士。北岛的北京,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晚年的回望,难免带有思辨的痕迹。这让很多童趣盎然的文字瞬间坠入历史的裂缝,作者不能释然,读者不能怡然,都需要定定神、喘喘气再爬出来。比如《声音》中深夜出现在街上的十几头毛驴,被驱赶到动物园作虎豹的食物,“此后很久,我一到半夜就辗转反侧,倾听那毛驴凌乱的蹄声。它们一定预感到厄运将至,就像少年鼓手,调整步伐,抱着赴死的决心。”恰巧,北岛就是个蹩脚的少年鼓手。鼓手养的兔子也难逃“杀兔果腹”的宿命(《养兔子》),北岛抗争无效,神情恍惚,觉得“满街似乎都是站立的兔子。”

北岛近些年的文字愈发内敛了,如果有一两句奇崛或沉重的话,就显得突出。这些话像不肯合作的异端分子,打乱了文字的气氛,使回忆甘中转苦,五味杂陈。于是,白炽灯泡下的女孩、结伴的远足、北京的颜色与气味、上学和游戏等等,读来便如古人所言“忆童稚时,见藐小微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北岛的“物外之趣”,就是书中越往后就越明显的时代特征。

故乡历来都是个文化价值大于地理价值的一个载体,如果你愿意,恰好你又离开故乡许多年,那么你尽可以在其中从容甚或恣意地填补想象,来慰藉你无穷的乡愁,或者如北岛那样思考故乡的变化与人的变化之间的关系。北岛的重心不在过去的北京是如何的美好,不在“瓦顶排浪般涌向低低的地平线,鸽哨响彻深深的蓝天……”,而在于“发现的快乐与悲哀”。他像本雅明那样,将回忆的铁锨“伸向每一个新的地方,在旧的地方则向纵深层挖掘。”“挖掘者的铁锨,既指向深不可测的过去,也指向遥不可及的未来;既指向宏大叙事的民族国家想象,也指向私人叙事的日常生活细节。”(陈平原《记忆北京与北京记忆》)这种挖掘对读者来说必定是有益的,但对作者“太复杂太沉重”。北岛承认有许多篇章的写作“需要克服心理障碍”,有的甚至当做“忏悔录”来写。

《父亲》一文最艰难,北岛一直在拖着写,很犹豫,最终在异国完成。即使抛开“红、蓝、绿爸爸”和“黑爸爸”的象征意义,单纯在家庭范围内回忆与检讨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就令北岛“筋疲力尽”。“从儿子的角度,如何写出真实的父亲”对北岛是一次穿越历史的挑战。父亲的身份避不开特殊年代的大潮裹挟,叛逆的儿子也经岁月的历练一次次重新认识父亲,重新认识与父亲的关系。“父亲,你在天有灵,一定会体谅我,把你想说的话说出来。那天夜里我们达成了默契。那就是说出真相,不管这真相是否会伤害我们自己。”北岛安慰他自己说,“我和父亲在这篇文章中达成了和解。”那么,我们的诗人,你和你的北京呢?你和你的国家呢?有些东西我们可否寄予希望?

星期二, 12月 7th, 2010 *╱⒈朶汐 没有评论